哈佛大学王德威教授访问北大文研院

2019-04-18 作者:admin   |   浏览(198)

应北京大学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院(以下简称“文研院”)的邀请,哈佛大学东亚系暨比较文学系Edward C. Henderson讲座教授、台湾“中研院”院士王德威(David Der-wei Wang)于2019年3月下旬访问北京大学。其间,王德威以“微物,即物,与极物——当代小说与后人类想象”为题发表讲演,并参加了“北大文研论坛”第九十二期“五四与现代中国”主题论坛。此次来访系2019年北京大学“大学堂”顶尖学者讲学计划的组成部分,由文研院与国际合作部联合主办,光华教育基金会提供资助。

WCM_0422_副本 (2)_副本.jpg

王德威演讲

王德威,台湾大学外文系毕业,美国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校区比较文学博士。曾任教于台湾大学、美国哥伦比亚大学。著有《从刘鹗到王祯和:中国现代写实小说散论》《众声喧哗:三〇与八〇年代的中国小说》《阅读当代小说:台湾·大陆·香港·海外》、The Monster That Is History: History, Violence, and Fictional Writing in Twentieth-century China、The Lyrical in Epic Time: Modern Chinese Intellectuals and Artists Through the 1949 Crisis等。凭借其对中国文学传统做出的极具生命力的阐释,王德威在国际学界享有盛誉,是论述中国文论最有影响的学者之一。

3月27日下午,王德威公开讲座在二体地下B102报告厅举行。北京大学博雅讲席教授、文研院学术委员会委员陈平原担任主持。

微信图片_20190417112315.jpg

讲座现场

讲座中,王德威从近期热门电影《流浪地球》谈起,分析这类作品所反映的理论思考。他提到,这些作品将宇宙这一更广阔的、不可知的领域作为背景,进行对人类未来的描绘与对人类命运的想象,从不同角度探讨了“什么是后人类”的问题,而这些问题可以被纳入人类与宇宙的关系领域。相对于国家、种族、性别、阶级等传统议题,这可以视作问题意识的超越。王德威介绍并区分了微物、即物与极物三组概念,并介绍了当前比较文学界“后人类”研究的现状。对于当代中国的文学作品,王德威也从“后人类”的理论视角展开了精彩解读。如莫言的《生死疲劳》借助人于“轮回”间从动物的眼光看待世界的情形,从人文立场描绘了人的希望、向往和绝望,其出发点和结束点依旧是“人”等。王德威将文学分析从围绕“人”进行书写的作品延伸到没有生命、没有情感的领域。董启章等作家都曾从器物、建筑等角度出发,分析“物”相对于人的超越,以及它们在具体用途之外的实践意义,由此揭示文学的后人类想象中“非人”的一面。

3月30日,“北大文研论坛”第九十二期“五四与现代中国”主题论坛在北京大学二教全球大学生创新创业中心举行。本次论坛旨在汇聚国内外一流学者,回顾五四运动对于现代中国社会与伦理变革所产生的重要影响。王德威受邀出席并在主题演讲环节作报告。

BT5A4105-1_副本.jpg

“五四与现代中国”论坛嘉宾合影(二排左七为王德威)

王德威的报告题目为“鲁迅,韩松,与未完的文学革命——‘悬想’与‘神思’”。他借助鲁迅文论“悬想”与“神思”的概念,探索五四文学革命被遮蔽的面向及其在当代科幻文学中的回应。王德威通过鲁迅《科学史教篇》《摩罗诗力说》《破恶声论》等早期文论,解释了“悬想”与“神思”的来源。这两项概念都强调“想象力的政治”——深入现实尽头的无物之阵,探勘理性以外的幽暗渊源。1923年至1924年,张君劢与丁文江进行了著名的科学与玄学论战。鲁迅在这场论战中的缄默、文学的缺席,恰恰反证了科学主义的胜利,也说明此时的文学已被异化为促进社会进步的工具,而原有的复杂、感性、物质层面的意义被遮蔽。在王德威看来,鲁迅文学的革命性不仅在于反映人生、改变现状,也在于直面人生晦涩幽微的物质性,认知现状深处“俱分进化”的动机。如果仅在写实、现实主义的脉络中理解鲁迅,实乃局限了其文学观的最激进面。